腾博会9987官网入口– 诚信为本,专业服务

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,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。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增强民族自信,勇攀医学高峰,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,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,推进中医药现代化,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,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、发展好、利用好。

国医大师是中医药工作者的杰出代表,“国医大师”的称号是中医药行业的最高荣誉。为推进中医药学术思想的继承和创新,相关部门从2009年开始开展“国医大师”的评选表彰,每届评选只有30人,目前已评出三届。“走近国医大师”,是关于他们行医、传承故事的报导。

走近国医大师

20

熊继柏:一生名医亦名师

这是一位中医临床大家,也是一位熟谙中医经典的名家。他行医六十载,诊治病患数不胜数;通晓中医经典原著,让理论和实践互参互证。他在大学讲授中医经典理论30年,专著被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、大英博物馆和美国国会图书馆列为藏书。他就是国医大师熊继柏。

19

徐经世:小方也能管大用

熟悉徐经世的病人都知道,他有两大特点:一是用药出了名的少,不用贵药,不开大方;二是出了名的“看不了”,不是因为水平不够,而是因为实事求是,提出西医、中医各有所长,宜中则中、宜西则西。除了对病患贴心考虑外,他还特别重视中医的传承和发展。他严格要求弟子,要他们既吃透中医经典,又要勤于实践、积累临床诊疗经验。

18

尚德俊:六十余载心不改

尚德俊,86岁,河南济源人,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原外科主任、教授、主任医师,著名中西医结合外科专家,在国内开辟了中西医结合治疗周围血管疾病之先河,创立了相关理论体系,荣获全国第二届“国医大师”称号。

17

禤国维:勤学医源不墨守

行医五十余载,禤国维年逾八十仍每周坚持出诊6天;他从传统中医毒邪病机入手,提出“解毒驱邪,以和为贵”的理论,丰富了中医皮肤病学的学术思想;他始终坚持“勤学医源,广采新知”,一边深度挖掘中医理论,一边学习吸收现代医疗的诊疗思维和手段,全面系统地归纳了中医皮肤病外治法。

16

李佃贵:温言常开患者心

李佃贵,创立“浊毒理论”及“化浊解毒”疗法,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。对待患者,他主动加号、开便宜药,耐心解释深奥的理论。传承所学,他坚持不分门户、不分地位、不分地域的“三不分”原则,倾其所有。他还要求学生练好字、抄好方,以严谨的作风善待患者,敬畏生命。

15

梅国强:精研伤寒五十载

梅国强将一本本大部头的中医古籍视若至宝,遇到疑难杂症,白天观察患者症状,晚上在灯下查阅中医文献,往往手到病除。精研伤寒五十余载,善于治疗急重症。年近八旬,梅国强依然保持着白天看病、带教,晚上读书、研究病案的习惯。

14

吕景山:草药银针写春秋

他是国家首批中医大学毕业生,一生致力于传承、创新和发展中医。他重积累,师从“京城四大名医”之一施今墨,总结整理出版《施今墨对药》,填补1400多年来药对配伍专辑的空白;重创新,独创了针灸对穴理论,发明“无痛进针同步行针法”;重传承,收徒不仅倾囊相授针药相关的医术,也用医德影响着弟子们。

13

张学文:中医不是慢郎中

他生于陕南岐黄世家,只要一把脉,病人的病情、病因和性格,就能说个八九不离十。悬壶济世七十载,他在中医急症、温病学、疑难病等领域,均取得较高成就,有“中医急症高手”之称。他和蔼、热情、认真,对待病人好像老朋友见面。

12

夏桂成:中医妇科立新说

他是第二届国医大师、著名中医妇科学家夏桂成,88岁高龄仍坚持每周出3次门诊;他创立的“中医妇科调周理论体系”,被业界称为当代中医妇科的里程碑;他尤其擅长调治不孕症,患者们赞其“送子观音”。夏桂成深入洞察中医理论中的科学内涵,揭示了女性月经周期圆运动规律的阴阳消长转化,将周期节律的变化与生殖节律、生命节律紧密相连,把中医妇科学理论体系推向新的高度。

11

沈宝藩:治病常体病人心

沈宝藩,第三届国医大师。行医50多年里,他始终将自己看作一名战士去攻坚克难。他主张中西结合诊治内科疾病,钻研“痰瘀同治”疗法,在诊疗老年心脑血管疾病方面具有丰富经验。每次坐诊,他总是“早到迟退”,扫一眼估计出患者人数,超了就嘱咐要多挂些号;对待病人,他不开大处方,尽量不用贵重药。他常说:“只有充分体谅到病人的痛苦,才会千方百计地钻研医术。”

10

韦贵康:创新手法治骨伤

韦贵康,全国骨伤名师,2017年荣获国医大师称号。他年近八旬,仍然出诊,精神矍铄,言谈和蔼。他创造“韦氏手法”,治愈了许多血压异常的颈椎病患者。他坚持“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让患者多花钱还挨一刀”,甚至为患者垫钱治病。他追求风趣、亲和的就诊环境,让患者轻松完成治疗。还要求学生:治好病,要让病人满意;没完全治好,要说明情况,让病人理解。

 9

邓铁涛:矢志中医八十年

很多人对中医的看法是长于调理、难治急症,但国医大师邓铁涛用自己精湛的医术,证明了运用中医非手术疗法也能治好危重急难病症。102岁的邓铁涛从医80年,为治疗重症肌无力这一世界难题提供了中医方案;他医德高尚,每每想病人之所想,急病人之所急,强调“养生必先养德”;他在中医事业发展的重大节点建言献策,并通过带徒积极推动中医事业的传承和发展。

 8

路志正:药不贵繁取其功

疑难杂病,治起来最棘手。首届国医大师路志正认为,疑难病治疗是中医的优势所在,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发挥中医综合治疗法优势,往往能迎刃而解。他年近百岁,眼不花,耳不背,行动自如,坚持每周出诊,是我国出诊年龄最大的中医师。他常说:“临床疗效是中医的生命力。多看病,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。”

 7

金世元:地道人做地道药

 金世元,第三届国医大师,现年92岁。在评选出来的三届国医大师中,他是惟一的药师;而在药师中,他也是惟一的国医大师。在他看来,人生如药,做人、做药都是一个道理——求真、恶假、重道德。从业近80年,他大力推崇地道药材,自己通过多年研习和实践,能够精准把握每种药材的真伪优劣。走南闯北中,他把中药版图和中药材较真本领印在自己脑中。有了辨药的真功夫,伪货、掺假货,都逃不出他的“火眼金睛”。

 6

杨春波:摸准脾胃治脾胃

杨春波,第三届国医大师,现年84岁。9岁起研习中医古籍,不仅常年奔波于临床一线,是国家、福建省脾胃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,还致力于中医学术推广。他提出“大脾胃”的概念,强调在承袭古训的基础上,用现代医学丰富中医理论。坐诊时以心交心,引导患者聊出更多信息,对病情全面研判。他倡议成立了福建中医药学会传承研究分会,主张通过学术活动推动名老中医对行医经验进行梳理总结。

 5

刘敏如:身心并调更自如

刘敏如,第二届国医大师,现年85岁。自成都中医药大学毕业后,她留校任教,并在临床第一线诊治妇科疑难疾病,坚持至今。她前往香港,用疗效和爱心赢得了患者的信任,为“中医走出去”添砖加瓦。她还深信“身心并调”这一具有中医特点的治疗方式,并加以实践,用和蔼和亲切消除疑虑和误解,用安慰和辅导治愈心灵和身体。她治学严谨,同时也提倡:中医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创造新观点、新学说、新理论。

 4

段亚亭:行医初心未曾变

60岁,有人开始安享晚年。段亚亭的60岁,却是他放下行政工作,重新回到一线治病救人的节点。到今天,30多年来,他出诊治病的习惯,还是从未间断。行过军,打过仗,在卫生部门工作过,也当过医院院长。90年里,段亚亭面临过各种机会,但当医生治病救人,是他从未改变的理想和追寻。

 3

张琪:九十六岁还出诊

20岁正式踏上医途,行医七十六载,张琪从未离开过临床一线。主攻肾病、肝病等内科顽固性疾病,最擅长的是用便宜、常见的药,治好复杂、罕见的病。为了减轻病人负担,张琪主动要求医院降低挂号费用。虽已九十有六,但他仍坚持每日读书看报,探索现代医学、掌握前沿理念,将中西汇通,各学派之学说兼收并蓄。

 2

王琦:传承中医做“潮人”

王琦,今年七十过五,国医大师里的“年轻人”。他力主行医不能只看人的病,更要看病的人,把辨体、辨病、辨证结合起来。他说,中医要被认可,要靠疗效,要靠原创的理论体系。他开创中医体质学,用体质辨识助医生治病,帮普通人读懂自己的身体,进行自我健康管理。他主张中医走出去,要以充分的解释力为前提。为此,他积极接触现代医学,与基因学专家合作,寻找基因与体质之间的互通桥梁。

 1

葛琳仪:大师偏爱开小方

葛琳仪强调辨证论治的重要性,对待不同的病症,要把握患者在不同阶段病因病机变化的本质。对于西医,葛琳仪并不排斥。她主张中西结合,衷中参西。她主张中西医要相互学习,因为现在病人对西医的观点接受得多,学中医的不掌握西医知识,工作不好开展;而学西医的了解中医也有利于临床。

腾博会9987官网入口– 诚信为本,专业服务